欢迎来到 黄子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蔡依林锦荣亲热太久时女人在想什么?-拇指书

2016-08-01 全部文章 96
亲热太久时女人在想什么?-拇指书

 

虽然到了傍晚,但三伏天的酷热依旧肆虐着二龙村这片土地。
我一口气跑向后山小溪。
当了两年多兵,退伍后虽然工作没落实,但把身体给练的结实,一口气跑几里路根本不在话下。
这天热的够呛,我跑到后山就打算洗个凉水澡。
几天前一场暴雨,让后山干涸许久的干河沟再次变成一条小溪。
这小溪游泳够呛,但泡澡完全没问题。
谁知道树叶子一扒开,居然有人捷足先登,一具雪白的身子泡在溪水中,那人还满足地闭上眼睛,最关键是她的手,放在两腿之间,这是要干啥啊?
我仔细一瞧,这洗澡的女人不正是二毛口中一双脚都可以玩一年的方巧燕吗?
方巧燕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一枝花,脸蛋俊俏,皮肤白净,而且前凸后翘特别喜欢穿紧身衣服和超短裙,把镇上老少爷们给弄的眼馋,有的光棍汉甚至做梦擦枪走火都喊她的名字。
农村结婚早,方巧燕才十八岁就嫁人了,她家老爷们出去打工后,家里就剩下一个寡妇婆婆和她,听说门槛都快被村里一群老爷们给踏断,虽然风言风语不少,但愣是没瞧见谁占了方巧燕的便宜。
村里不少妇女编排了方巧燕的很多坏话,说她是个‘吃货’,才嫁人没一年,就把自家男人的身子给吃垮了,还说一个月夜夜笙歌,就算来了亲戚也不停,楞是把自己男人给吓的出去打工也不敢回家,因为实在满足不了她。
但没人料到,这些坏话脏水不仅没把方巧燕给弄的人人嫌弃,反而让村里的男人们更加有了兴趣,一个个聚在一起闲聊,都是说着想去试试方巧燕的深浅,是不是真来了亲戚也不休息。
我一个哥们二毛还经常在我面前说,要是早出生几年,砸锅卖铁也得娶方巧燕。
我笑着问他,村里人都说方巧燕到处跟人睡,名声都臭了,你就不怕顶个绿帽子做人?
二毛拍着胸口就说:“不要紧的。”
我当时就给逗乐了,方巧燕结婚都有一年多了,估计天天晚上都夜夜笙歌,下面肯定早就不紧了。
虽然说归说,但真有机会偷看方巧燕洗澡,我心里也是痒痒难受,悄悄朝前方走过去,非得看看这方巧燕白花花的身子是不是真那么诱人。
我做贼似地没走几步就听见溪水边上传来呼救的声音。
“救命,救命啊。”
我心里想着要不要过去,最后还是开口就问:“谁在喊啊?”
“是我喊的,我被蛇咬了,好疼啊,快来帮我一下。”
我听出是方巧燕的声音,急忙朝小溪里面跑去。
看见她人后,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最为显眼,此时的方巧燕一屁股坐在溪水边上,身上就穿着内衣,满脸汗珠,双手死死抓住左腿脚踝,我一眼望去,脚踝旁边就是蛇咬的牙印。
“怎么搞的?”我随口一问,眼睛瞄着方巧燕的身子切糕的做法,说实话此时心里没半点怜悯,反而恨不得把她给按住然后就地正法,甚至胯下小兄弟都有了点反应。
“东子,赶紧帮帮嫂子把蛇毒吸出来,要不然我这腿都得废了。”方巧燕一脸焦急认出我就喊起来珑抬头。
我一听吸蛇毒,这可要了老命,村口张铁匠就是给自己小孙子吸蛇毒,差点没把老命给搭上,出院后人都有点神智不清醒,说是送去医院太晚,能保住命就算不错了。
瞧见我犹豫,方巧燕痛哭起来,说再不抓紧的话,她就没命了。
但我说吸蛇毒太危险了,一不小心我这条命就得搭上,我媳妇都还没娶呢。
“你帮我把毒吸出来吹不散眉弯,我就给你当媳妇。”方巧燕哭拽着我就哀求。
我瞧见她胸前一对大白馒头使劲晃悠,直接把我脑袋都给晃晕了汪芷榆,简直是口干舌燥,心跳加速,恨不得扒开外面的罩子,看看里面有多白多大。
鬼使神差之下,我真没考虑太多,想着嘴巴能亲方巧燕如玉般精致的脚就很亢奋。
“嫂子,这可你说的,不许反悔啊广发聚瑞!”我看着方巧燕就认真地说道。
当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当时是被方巧燕给弄的连命都不要了,后来想起都是一阵后怕。
方巧燕发誓赌咒地跟我保证,只要吸出毒就给我当媳妇。
我抓住她的脚踝,方巧燕脸色一红,有点羞涩地扭头不敢看我。
或许除开她家老爷们之外,她的脚还没被其他男人这样抓住过安意如抄袭。
我瞧着伤口,嘴巴直接盖上去,使劲一吸,一股血腥味钻进我口腔内。
我急忙朝着溪水里面一吐,紧接着又开始吸,接连吸了好几口,手都能够感觉到方巧燕颤抖的全身。
但我微微感觉嘴巴有点火辣辣的麻木,方巧燕让我抓紧用溪水簌口,要不然得中毒。
想着方巧燕能给我当媳妇,我越吸越有劲,一直到她喊停,说血都变正常了,不用再吸了。
我急忙用溪水簌口,不知道是不是命大,嘴皮有点麻之外,其他一点事都没有。
方巧燕让我扶她起来,还不许我扭头过去看,但那能真那么老实?
我的眼睛就几乎没离开过她的身子,真的很白很大,那屁股那胸脯,另外还有两腿之间的地带……
方巧燕满脸绯红,赶紧穿上连衣裙,随后瞪着我就说:“臭小子,你才多大就知道看女人?”
尼玛,心说老子都二十了,还不知道看女人,又不是二傻子?
“嫂子,你脚踝上的蛇毒,我可给你吸出来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我笑嘻嘻看着方巧燕,只要她认账,这口毒吸的也不冤枉。
方巧燕俏脸一红,挖我一眼就说,都是一个村的人,帮你嫂子吸口毒有啥的?改天请你吃顿好吃的。
我一听气炸了,刚转身就跟老子翻脸不认账,你真当老子是个馒头,你可以随便捏啊?
我脸色阴沉地看着方巧燕,她有点害怕,让我别乱来。段曦
其实这会天已经黑透,后山又没人来,真要是把方巧燕给上了,老子好像既能出口气,又能惩罚这不讲信用的女人。
但上了她是啥后果,我也很清楚,绝对是被抓去坐几年牢,而且还把家里人的脸都给丢尽了。
所以这强来不行,我非得让这女人心甘情愿从了我不可。
“巧燕嫂子,你这说话不算数,对得起兄弟我刚才冒死帮你吸毒吗?”我瞧见这会方巧燕浑身发抖,冻的哆嗦,都有点站不稳,心里就特别高兴。
方巧燕确实浑身冷的厉害,不知道是不是余毒未清,看着我就哀求,非得让我背她去镇上医院给治下万书阁。
我问她还要不要脸,刚才怎么说的齐人攫金,扭头就反悔,现在还想我帮你,门都没有。
方巧燕虽然冻的厉害,但顶多满脸苍白,嘴唇发紫,脚踝上蛇毒都被我给吸出来,绝对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我跟她耗的起。
反正这后山天高皇帝远,除开我之外,她想找人帮她忙,还真没可能。
“东子,不是嫂子说话不算数,实在你是大山哥那人很倔,他要是知道我跟你有事,还不得劈了我们俩啊?”方巧燕苦着脸就说。
还打算跟我玩借口,我要是不知道你方巧燕是个鬼灵精,还真被你套路进去了。
“那我先前冒死帮你吸毒就这样算了?你也想的太容易了。”我一点不让步。
“嫂子冷的很,东子你先送我去村医那里看看,我什么都答应你。”方巧燕直接哆嗦地摔倒在地。
我瞧着她这样,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冻的厉害,急忙指着旁边黑漆漆的地方就大喊一句有蛇。
谁知道方巧燕吓的急忙让开信宜老乡网,我笑了笑说这不没事吗?
瞧她不情不愿,我扭头就走,方巧燕急了,怎么喊我都没用,最后问我要怎么才能再帮她一次?
按照我的判断,如果这会提出非分之想,或许还真能成事,不求一辈子夫妻,只求一晚上的偷鸡。
瞧见我的样,方巧燕随口就问,是不是打算跟她在这地方睡一次?
我点着头心里期盼着这炮能打上,要是能在这地方打次野,回家足够让二毛羡慕死。
“嫂子要求挺高,可不是随便就跟人睡,你个头长相都还不错,就是不知道那玩意顶用不,别搞的嫂子兴趣来了就扫兴,那样还不如不做。”方巧燕非得没像先前那样羞涩,反而一副老鸨子的模样,眼睛勾魂似的看着我,好像要反客为主,把我给就地正法一样。
我挺下胸,故意露出下面的玩意,胀鼓鼓一团,早就被方巧燕给逗的兴致勃勃了。
“鼓的挺高,该不会是塞根胡萝卜在里面吧?”
方巧燕其实也渴都不行,家里老爷们出门一个多月,她都是靠自己解决,但那有跟男人一起舒服?现在被我这一顿调戏,再加上四周漆黑环境和潺潺小溪,早就把她给激发的有点难以把持校友邦,先前说不干,有几分欲拒还迎的意思。
我笑了笑,告诉方巧燕,我这裤裆里面可没胡萝卜,这可是我传宗接代的家伙。
方巧燕瞪我一眼,说我骗人,男人的家伙那有这么大的?
尼玛,你自己男人的家伙小,就以为全天下男人的都小。
我问她不相信,要不要亲自试试看,到底多大多小?
方巧燕有点蠢蠢欲动,朝四周看一眼,发现荒山野岭没人知道,大着胆子朝我裤裆上一摸,立马脸色一喜,瞪大眼睛,就好像发现什么宝贝似的。
这娘们显然是心里痒痒全身都开始燥热了,我打她手一下就埋怨,你这样弄,一会我没地方泻火咋办?
方巧燕冲着我笑了笑,眉角含春,那模样简直就是任君采摘。
我起身要走,方巧燕急了,说得把她也给带走。
我说你慢慢瘸着腿回家吧,要不然一会去镇上派出所告我对你做了啥,我还有理说不清了。
刚走没几步,方巧燕就大叫着让我别走,说她有点害怕。
我心说这娘们还嘴硬,明明已经动心,愣是舍不得张嘴。
你要是不张嘴,我哪敢动你,万一你翻脸不认账,我还得去蹲几年大牢。
但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关键是方巧燕已经冻的浑身发抖,继续让她站在小溪边上,别真给弄出病来,那可就麻烦了。
我走过去,埋怨着方巧燕,一点好处都不给占佐伯俊男,还得使唤人。
方巧燕瞧见我走回去,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我看着她就问,扶着能走回去不?
方巧燕试探地走动两步,疼的龇牙咧嘴,摇头就说不行。
还真别说,这娘们身上的味道挺好闻,我低头一瞧,还能瞧见她连衣裙衣领下面的一抹雪白沟壑。
先前我就瞧过,白大嫩,捏一下不知道得有多带劲。
方巧燕满脸绯红,开口让我抱着她走,说实在走不动,脚踝疼的厉害铁像寺水街。
我骂了一句倒霉,然后一把搂住方巧燕大腿给抱起来,人不重,也就七十多斤,谁知道抱着她走了几步一脚踩空把爱放开,直接摔倒在路边的草丛里。
这娘们一看要摔倒,紧紧搂着我,我整个人压她身上,嘴巴直接盖在她红唇上面,柔软湿润,感觉是真的不错。
方巧燕一把推开我,质问我是不是故意的?
我说我也摔的不轻,要故意也不是这样弄啊。
方巧燕让我抓紧起来抱她回镇上去,我一看今天想上她是没戏了,只能认倒霉。
当然我也不能白干,一路上双手没少占便宜,弄的方巧燕满脸通红,几次都是大声喊停,我才没继续弄下去,要不然这娘们说不定都得把我给办了。
我们这西南农村,说穷是真的穷,四周村庄都给按上太阳能照明灯,但唯独我们村太偏僻啥都没有,黑漆麻乌,一个不注意踩下去就是一脚泥,村口唯一一盏路灯也不知道被那个王八蛋用弹弓给碎了,而每家每户都是小院紧闭,半点灯光都透不出来。
方巧燕家在村里一处农家小院,到了那里非得让我把她给放下来,说被人瞧见不好。
我问她一路上把我给累的够呛,怎么就不知道让我歇歇?
方巧燕红着脸说我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路上怎么收拾她的,她可都给我记好了,以后慢慢跟我算账。
算账?我怕你个逑,老子也就过下手瘾,这点便宜都不占,我又不是傻帽。
方巧燕一瘸一拐走回家去,我想着刚才一路上的那一幕,心里偷笑这一趟也不算白来,该摸的也摸了,该看的也看了,就差鳝鱼进洞这关键一步。
不过慢慢来,反正我也不急。
回家我倒头就睡,爹娘都在外面打工,家里也没人管我。
睡到门外有人敲门,我起床去一看,敲门的是二毛。
这家伙大热天还穿长袖衬衫,也不怕身上长虱子。
我问他跑来干嘛?是不是打算请我吃饭?
二毛摇头说他一大早就跟家里老头子吵了一架,自己还打算来我这里混顿中午饭呢。
我让二毛去厨房看有什么吃的,结果这家伙跑出来就开骂,说我家里厨房除开调味料,其他啥都没有。
这也是实话,自从我爷爷去乡里打猎,我都好久没家里做饭了。
我跟二毛一合计去那家混顿饭,结果算来算去,村里能混饭的地方都混过了,总去混也不是个事。
突然间二毛一拍大腿,看着我就说赵永福那王八蛋今天娶小老婆,我们去他家里吃那狗日的。
赵永福是我们二龙村的土老财,五十好几的人,居然找了一个二十出头水灵灵的漂亮妞当老婆,当时可把我们一群的老少爷们给羡慕的够呛。
没办法,谁让人家老赵家祖坟上冒青烟,几公里外有个煤矿呢?
但按照我爷爷的说法,赵永福当年是和镇上当官的勾结,几个合伙把集体资产给变成了个人财产,蔡依林锦荣坑了整个村里的人。
现在我们这附近乡镇农村最有钱的人就赵永福和村长柳老憨。
这俩王八蛋家里人,不是开宝马就是县里市里有几套房,在我们村里也是横行霸道,柳老憨大儿子柳东阳还自称二龙村一哥,谁敢不给他面子,带着一票人就去抄你家,牛逼的很。
赵永福女儿赵晓琳跟我还是同学,只不过这妞仗着老爹有钱,从来不正眼瞧我们这些同龄人,而且小学三年级开始,人家就跑县里念书去了,随时回村里都是走路眼睛朝天,见谁都不鸟一壶。
这狗日的赚钱多,吃他一顿两顿也没事,我和二毛找来两个红包,直接给塞两张纸进去,弄的好像里面真有钱似的,然后笑着就跑去赵永福家的四层小楼。
村里大户结婚附近十里八村的人都得来凑份子,而且还是老夫少妻,这来看热闹的人可不少,二毛这孬种到了地就不敢进,说让我先去打个样,我他妈都想一脚踹死他。
但想着这顿饭还没得吃,就暂时先放他一马。
我拿着红包走向大门口登记份子钱的那桌,朝里一瞧,登记份子钱的是两个人,一个写名字,一个拆红包。
这红包里面塞张纸,显然糊弄不过去,但天无绝人之路,红包检查过后,还得原样给弄好,然后放进一个布袋子。
我笑了笑然后走过去,刚把红包登记完,就被人给拽了出去。
拽我的人是二毛,这家伙看着我就问怎么弄的?红包里面不是纸吗?这也给你收了啊?
我小声就说这还不简单,直接把红包朝那大布袋子里面一丢,一两百个红包,他还真能分的清谁是谁的啊?然后随随便便说一百块份子钱不就行了?
二毛一听完,兴冲冲就跑去想跟着我学,谁知道登记红包的人吃了我的亏,这会直接把地上装红包的袋子给封上了。
二毛傻眼了何广位,拿着红包扭头就回来找我,苦着脸就跟我交代,一会吃过后给他端碗饭出来。
我拉着他就说,谁告诉你来个人就得给红包啊?我们是俩兄弟狼王契妃,一个红包照样吃。
二毛有点不敢,这家伙是嘴强王者,平时背地里跟我吹的只差没一个人去灭了小日本,但今天就怂了,让我一个人先去吃王茂蕾,吃好给他带点出来就行。
说话间,第二排酒席开始了,我也真饿了,跟着四周的人打着招呼就走进小院里面去,找个位置刚坐下,旁边就传来一阵香水味。
扭头一瞧,老同学金香玉居然坐我旁边,怀里还抱着一个娃包钢一中。
金香玉人白皮肤嫩,虽然脸蛋没有方巧燕俊俏,但也属于颇有姿色,最关键是这娘们会打扮,平时化妆挺浓,这会给孩子喂奶期间,居然还打指甲油画着眼影。
这幸好是我老同学,要不然我还以为是镇上鸡婆店新来的小姐呢。
“东子,你好像和晓琳好像没啥来往,你咋也来凑份子呢?”金香玉坐下就问。
我笑着就说:“你咋就知道我们没来往呢?”
她抿嘴一笑:“哎呦,还挺神秘,你这是有情况啊?”
我能有情况个屁,但总不能告诉她,我是来混顿饭吃的吧?
瞧见我笑着不开口,这金香玉还真挺八卦,一个劲地问。
我没搭理她,但她怀里的娃却是哭了起来。
我笑着就说娃要吃奶了。
金香玉脸一红,让我转过身去。
我说要不你就换个地方喂,要不我还真得瞧瞧这娃吃啥能长这么白。
金香玉拿我没办法,起身就另外找地方喂去,我瞧了过去,发现这金香玉跟高个时髦的赵晓琳还真是熟悉,赵晓琳还给她找地方去喂奶。
第一排吃过,还有很多碗筷碟子没收拾,等着帮忙的人收拾完之后,重新盖上桌布。
我拉着桌布的功夫,金香玉又坐下来,手里娃也不知道交给谁了。
我朝她就问,娃吃饱了吗?你这么快就出来。
金香玉脸一红,瞪我一眼就说都是老同学还净说荤话。
我乐了,初中我就念了一年,这啥老同学都是客气话,再说同学聚会,拆散一对是一对。
金香玉嫌我说话糙,直接不搭理我,拿出手机一个人玩起来。
我瞧过去瞄一眼,这金香玉好像是跟自己老公聊天,话语露骨,属于夫妻间的私房话。
我也摸出手机,直接搜索附近的人,很快就找到金香玉张秀根,这娘们用的是真人像做头像,吊带短裙加长靴,半边侧面和像个明星,一看就是有点P图嫌疑。
我点击申请加她好友,很快就被拒绝,还给我发来一条信息,陌生人勿扰。
“我就坐你旁边南城香,怎么能算陌生人呢?”我再次打出一条信息。
金香玉扭头瞧着我就说,加你微信可以,但别给我发骚话和小图片,我老公是个醋坛子,随时都会检查我的手机,要是看见我们的玩笑话,那可真会出事。
我点头说行,金香玉很快通过。
混一顿饭加了一个老同学,而且还是一个少妇,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约一炮,我怎么感觉自己有点桃花运来了……
俗话说:战友聚会为了醉,同学聚会为了睡?
面对风韵犹存的老同学金香玉,“我”该如何攻略?
两诱人少妇方巧燕独守空房,我能否趁虚而入?
戳下面的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未删减版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