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黄子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薇婷脱毛膏好用吗亲热时会主动吻你这里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阅女

2016-10-22 全部文章 343
亲热时会主动吻你这里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阅女


“护士小姐你好,我来体检复查三边孔。”楚允儿在医院走廊上小心翼翼的问穿粉色制服的护士。
护士鄙夷的瞪着她,露出一个不屑的眼神。
等了好一会儿才没好气的叱喝:“还体检呢?真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后面等着!年纪轻轻的,尽想不劳而获。”
护士那个意味深长带着浓重鄙视的眼神一直盯着楚允儿看,令她特别慌乱。
她本来就是来体检的啊,怎么就要受到护士的白眼,她还只是学生,没有不劳而获吧?
她犹记得继母丁玲玲半年前的谆谆教诲:“允儿啊,你现在身体不好,这几个月妈妈陪你去医院检查然后复查啊,你看看你瘦的。”
继母能如此关心自己,她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因此半年来每个月都会在固定的时间来医院。
楚允儿战战兢兢的站在医院的等候区域,她特别奇怪,为什么每次来医院,看见的都是女孩子。
自从妈妈死了之后,继母就带着姐姐和妹妹住进家里,美其名曰照顾她的生活,实际上……
其中的缘由不简单,恐怕只有自己清楚。
楚允儿抬眼用疑惑的看向继母丁玲玲。
丁玲玲轻轻抚.摸她的背:“孩子别怕,妈妈在呢,你看看你最近虚弱得被学校退学了,你姐姐正好考不上大学,你爸花了好大的精力和金钱才保留你的学籍,让你姐姐去代替你上学。”
楚允儿狐疑的盯着她,声音很委屈:“可是我的学籍变成了姐姐的名字,这是国立直属大学呢。”
在L国,谁都知道,国立直属大学毕业后,就能直接被政府雇用,成为骄傲的外交官。
“傻孩子,你姐姐去上学,不就相当于你上学吗?”丁玲玲和蔼的笑了。
丁玲玲的目光幽深,笑里藏刀,心里暗想:小贱人,你不跟你妈一样惨,我怎么甘心呢?
她又不傻,继母的托词她岂能不清楚。
所以,她一定要来医院检查,证明自己没有病。
楚允儿拽着拳头一次次噙着泪看着继母和爸爸的安排。
奇怪的是,每次来医院她都会昏睡一阵,随后医生告诉她很健康。
每次来的女孩也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她一个。
更奇怪的是,小气的继母每次从医院回来都会给她买几身名牌衣服。
这个时候,她的姐姐妹妹们一改往日妒忌的神色,纷纷夸她的衣服漂亮。
种种迹象都令楚允儿怀疑,可是却始终找不到头绪。
天空,是浓烈的黑,无星无月。那远近的楼房高高低低的摇曳在灯光中,如梦似幻。
楚允儿躺在白灿灿的病床上,迷迷糊糊,不知所谓。
一个身躯凛凛的男子伫立在病床旁,好似看了很久,周围的医生、助理们都毕恭毕敬,等待男子发话。
“只有她成功了?”男子不怒自威,声音凌冽。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往前迈一步:“是的,报名各方面合格的人层层筛选后,只有楚允儿顺利怀上先生的孩子。”
“那就她吧,生下孩子后我会给她似锦的前程薇婷脱毛膏好用吗,富裕的生活,算是我的回报。”男子盛气凌人的施舍道。
随后,他大步离开,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只有楚允儿腹中的胎儿慢慢孕育,成长。
002 生过孩子的处女
五年后。
楚家小别墅,金碧辉煌的客厅,一家四口围着茶几坐下开家庭会议。
“允儿,这次相亲你必须去,对方条件多好啊,一个退伍军人,年纪大怕什么,会疼人啊,是个瘸子也没关系,有轮椅啊……”楚哲成义正言辞的劝解女儿接受相亲对象。
楚允儿略显疲惫,瘫软在沙发上:“不去,我谁也不嫁。”
妹妹楚馨儿撅撅嘴,阴阳怪气的讽刺:“有这个退伍军人已经很不错了,现在整条街的人都知道姐姐你未婚先孕,生了个儿子丢死人,你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
丁玲玲也挑眉好言相劝:“可不是嘛,当初那个孩子要不是我帮你处理了,你现在带个拖油瓶无敌女夫子,人家也看不上你……”
“对,听你妈的。”楚哲成一锤定音,根本不许允儿再推辞。
那个紧张着帮她张罗婚事的女人,不过是她的后妈而已。
说起来,这个后妈可真有手段,还没和爸爸结婚前就背着母亲先在外面帮她生了一个比她大的楚菲儿,结婚后又帮她生了个妹妹。
更重要的是,听说别人说,楚允儿的亲生母亲,是跳楼自杀的。
要说这些跟爸爸和继母没关系,打死她都不相信。
现在他们有两个钱了,又要把允儿滚出楚家,她顿时大脑嗡嗡作响,这五年她就好像待在地狱一样。
莫名其妙的怀孕了,莫名其妙的生下一个肉呼呼的小胖子,孩子却一夕之间莫名其妙的又不见了吉胜科技。
没了大学,没了贞洁,万幸的是她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工作的机会,在本市最大的外贸公司当文员。
这或许是命运对她的补偿吧,但或许老天对她家的补偿更大一些,由于拆迁,他们家摇身一变,成为本城区的土豪家庭。
以前爸爸从母亲手里得到的遗产不敢光明正大的使用,现在可找到挥霍的由头了,三天两头的给丁玲玲和楚菲儿和楚馨儿买名牌、买车。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当初她怀孕的时候,执意要打掉肚子里来路不明的孩子,父母却一改往日常态的逼她生下宝宝。竹下俊
特别是继母,在她怀孕期间,恨不得把她当成祖宗供起来。
她依稀记得当时去医院检查时,大夫怪异的表情。
“明明还是个处子,怎么会怀孕呢?”几个医学专家还为此开了好几个会议。
最后却被妈妈丁玲玲一口否决:“想怀就怀了,你们管那么多,好好安胎检查就可以。”
万幸,大夫们不管是医德还是技术都很好,给她做了剖腹产,现在,她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处.女,成为医院四处流传的“佳话”。
明天,她真的要去相亲吗?
父母和妹妹都说对方的条件很好,是个退伍军人,被炮弹炸伤了耳朵和右腿,年纪也不是特别大,只有四十岁而已。
后妈说跟军人结婚后,就有好几十万块钱,比当小公务员强多了。
后妈还说,如果她没有那层膜,也不值这个价钱程铁环,现在有人要就该万幸。
可是……她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啊。
虽然这些年她怀孕、生子,男友顾翰宏从来没有离开她,给她温暖,给她光明。
不行,她一定要连夜离开楚家,带着翰宏私奔,她要重新开始。
003 神秘的父子俩
趁着夜色,楚允儿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要去顾家找翰宏。
刚刚下楼的时候,却听见楼下楚馨儿的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女人的低吟。
她以为是妹妹生病了,紧张的靠近房间。
楚馨儿跟她是同父异母的妹妹,姐妹三个从小一起长大,总是有些感情的。
特别是在她最难度过的孕期,是姐姐和妹妹一直守护着她,她的心里十分感激。
楚允儿紧张的靠近房间,害怕傻妹妹年纪小不懂事,和男朋友发生关系。
此时,房间里传来矫揉造作的声音。
“你说,你爱我多一点还是爱她多一点?”馨儿调皮的询问。
“小宝贝,当然是你啊,那个不要脸的贱人,我只是哄哄她,在单位树立我光辉伟大的形象。”男人轻声嘀咕。
馨儿娇滴滴的轻笑:“坏蛋,等把她打发走,我们就结婚啊。”
……
楚允儿忍不住敲了敲门。这个时候,却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谁啊,等一会儿……”
大约三十秒钟后,一男一女衣衫凌乱的打开房间门,看见是允儿,傻傻的都说不出话来。
楚允儿好像是明白了什么,眼眶里顿时闪起了泪光,霎时间亮亮的泪痕已划在红润润的脸颊上。
男人愈发显得不自在:“你怎么来了?”
“我不该来吗,这是我家……”楚允儿带着哭腔,拳头紧紧拽住。
她往里面一看,只见床上被褥凌乱,到处散发着暧.昧的气息,一片狼藉,可想而知,刚才他和楚馨儿滚床单时,有多么激情难抑。
楚馨儿下意识的挡住脖子上、胸前一个个暗红的草莓印痕,难为情的低唤:“姐姐,我和翰哥哥是清白的,我……”
说着说着,她发现自己也编不下去了。
“算了,跟你说实话吧,我跟翰哥哥早就在一起了,就等你出嫁,然后他跟旅游结婚。”楚馨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截了当的坦白。
顾翰宏特别难为情,看了看倔强忍住眼泪的楚允儿童文红,又看看刚才跟自己缠绵悱恻的楚馨儿,显得特别痛苦。
“允儿,其实……我是爱你的……可是……你的名声实在太差了……我的家人不允许……所以……你别怪馨儿……”顾翰宏目光深沉,抱住头痛苦不堪,仿佛他才是受害者。
楚允儿笑了,笑得凄厉冷清,目光凛冽盯着眼前的狗男狗女。
“姐姐,我们俩已经在一起了,你哭也没有用,翰哥哥的爸爸是政界大咖,怎么会娶你这样的二手货回去丢人呢?”楚馨儿出言不逊,鄙视的看着楚允儿。
这么一闹,楚哲成和丁玲玲都从房间出来。
“允儿,回你房间去,这事儿我们都知道,怕伤害你,所以我们才不告诉你,你别给脸不要脸。”丁玲玲厉声呵斥。
她才不允许楚允儿这大傻瓜坏了宝贝女儿的婚事。
楚哲成叹息:“允儿,听你妈妈的话赌王之王,翰宏呢你是配不上了,你妹妹跟他情投意合,你就不要当小三破坏别人,但是那个退伍军人一点也不嫌弃你,刚才我们也通电话了,你明天就去见面,你妈妈也好跟人谈婚礼的事。”
小三?!这个字眼令楚允儿的心如刀割。
“爸爸,你说我是小三?”楚允儿问道,那双琉璃般纯净的黑色眼眸盯着中年男子。
楚哲成咳咳两声:“总之,翰宏即将成为你妹夫,你不得打扰。”
“呵……爸爸,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当初骗我卖肚子代孕,如今我没有利用价值……”楚允儿一下子被推入了十八层地狱,两眼一抹黑,没有一丝温暖可言。
别以为当初是事情她不明白真相,只是孤立无援,没有公道可说,眼睁睁看着爸爸偏心。
楚哲成突然震怒,直眉瞪眼:“什么价值不价值,回去你的房间,别跟你亲妈一样倔。”
“唉,你说这孩子怎么那么不听话呢。之前抱怨菲儿抢了你的大学,现在又非要掺和馨儿的婚事,啧啧……”丁玲玲摇头叹息,对允儿失望至极。
现在,变成全家人在指责她的不是。
她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被楚菲儿桃代李僵,菲儿毕业就是外交部部长的秘书,经常国外出差。
她相处了五六年的男朋友,突然成为妹夫,如今她不过是想要个公道,就变成了小三。
楚允儿笑了,笑得万分苦涩:“爸爸,难道她当年不是小三,不是她拆散了你和妈妈?”
她的手颤抖着指向丁玲玲,吓得丁玲玲浑身上下都在哆嗦,搂着男人的胳膊哭得梨花带雨。
眼看着自己的小娇妻哭泣,宝贝小女儿哭泣,楚哲成终于下定决心:“楚允儿,我养你不如养一条狗,明天就给我相亲去,必须去!”
说是相亲,其实也是走个过场,让街坊邻居都知道这门婚事是允儿自己答应的,他们家长绝对没有逼婚的嫌疑。
这些年因为她,丁玲玲受到的闲言碎语可不少,如今好不容易结婚这对她来说是多大的洗白啊。
楚哲成对他的妻子,可不是一般的宠爱。
丁玲玲看着允儿回房间,一边抹眼泪一边讨好新女婿:“翰宏,让你见笑了,那孩子脾气一向不好,还是我们馨儿乖巧。”
允儿上楼的时候,听见后妈、渣男、父亲、妹妹一共指责,觉得她的幻想被严酷的现实生活所打破,像敲碎一个鸡蛋壳似的。
——————
夜,月渐渐升起,落地窗前的宁静随着银色的月光洒在大地上。
一个男子昂首挺胸,大步而来,他貌英俊神情冷漠,五官僵硬不苟言笑,两道眉毛高高挑起,透出一股蔑视众生的高傲。
他站在窗前,眼神散发着冰冷凌厉的光芒,给人带来无穷的压迫感。
“先生,小少爷已经查到了生母的资料信息,嚷着要去找妈妈。”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战战兢兢的说道。
男子勾唇一笑:“那么快就找到了,不愧是我儿子,聪明。”
凌冽的神情中带着几丝光芒。
反而是助理有点为难了:“那……要不要拦住小少爷?”
“不用,这些年我们一直在观察允儿,那个女人不错,能照顾他也好。”男子墨澈双眼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
“是,属下明白。”助理也带着笑意艾妮莎。
是先生终于开窍了吗,要将女人接进富丽堂皇的私家花园了?
助理好像又想起什么,连忙提醒:“可是先生,您不能跟楚允儿结婚?老爷子和老太太那边……还有董事会也不会答应的红领巾之歌!”
“我不需要妻子,但是汤圆需要母亲。”男子凛冽的眼神,助理背后不禁一凉,赶紧转移话题,避免惹恼先生。
客厅里,一个肉嘟嘟的帅气小男孩正在整理装备,手中拿着林允儿的照片,认真的听一个大人说关于她的一切。
小男孩听完,哭得稀里哗啦:“妈咪,等着三揭皇榜,本宝宝马上带你脱离苦海,全天下的爹地和妈咪都是在一起的。”
咖啡馆里,朦胧的烛光,柔美的音乐,空气中飘着诱人的咖啡香气,角落里的楚允儿形单影只。
允儿从早上开始,就被后妈生拉硬拽,威逼利诱带到了咖啡馆。
后妈恶狠狠的威胁,至今还在耳畔响起:“你不去也是可以的啦英雄威尔,但是你那苦命的儿子……我会让收养他的人折磨死他。”
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那素未谋面的儿子能威胁自己。
母爱,是与生俱来的。
不得已的情况下,她被带到这家颇具情调的咖啡馆,安静的等候她未来的男人——老瘸子。
已经超过见面的时间两个小时了,老瘸子还没有来,丁玲玲很焦急。
走过来轻蔑的骂道:“看吧,小贱人,你就跟你妈一样没福气,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要你,临了临了,人家又反悔了。”
丁玲玲的语气相当刻薄,允儿瞪大眼睛,从嗓子眼发出屈辱的反抗:“滚!”
“算了,懒得跟你计较,反正也要嫁出去了。我去帮你看看怎么回事,懒得跟你计较。”丁玲玲不怒反笑,只要把这贱人打发出去,整个家产就是自己的了苏达仁。
楚允儿的亲妈留下了好多资源,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
说完方山子传,她带着阴谋得逞的笑容到角落打电话,留下允儿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咖啡馆发呆。
允儿看着玻璃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心里闷闷不乐。
“可爱的姐姐,我能坐这儿吗?”一个甜糯糯的声音在允儿的耳畔响起。
允儿转过头,看见一个长得粉雕玉琢的小男孩,闪烁着大眼睛看她,令她无法拒绝。
“小宝贝,对不起,阿姨在相亲,你坐别的地方好吗?”允儿深吸一口气,不希望这样帅气高贵的宝贝掺和进来。
小男孩撅嘴,倔强的坐下:“我叫汤圆儿,今年四岁,身份保密,美丽的小姐,很高兴跟你相亲。”
说完,小男孩绅士的站起来,拉过允儿软绵绵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
楚允儿被这肉呼呼的小汤圆儿逗笑了,这么萌甜的孩子,要当自己的相亲对象,这可比老瘸子好多了。

未完待续
更多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

嗯?对这期内容不满意?
还想看更多?
欢迎进入以下传送门
都市丨老公没有生育能力,可我突然怀孕了
权少丨用这种姿势,男人一晚上最多能要几次?
帝后丨古代女子洞房前后的区别,惊呆了!
妻身丨要你可以,要孩子……不可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