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黄子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蝉翼剑亲妈一万块把我卖给了65岁大叔(上)-离小洛

2017-01-25 全部文章 96
亲妈一万块把我卖给了65岁大叔(上)-离小洛
点击上方离小洛关注置顶,每晚10点送你一个情感故事

文:离小洛 图:网络
01
张芸芸今年32岁,结婚早,十年前生下了一个儿子,但生产时,因为宫内窘迫,一生下来就进了保温箱,各种方法都试了一轮,终究是没有保住那么小一个婴儿的命。
老公韩斌抱着芸芸坐在医院走廊上哭了整整两天,可哭有什么用,儿子的命能哭回来吗?
周围人都说张芸芸命苦,这场悲痛没过多久,老公单位又出事了。
恰逢国企改革,老公因为跟厂长关系素来不好,这下撞枪口上了,第一批裁员名单上,他是第一个!
拿上辞退金,收拾铺盖,打道回府。
那晚,韩斌就着一盘花生米,喝了足足半斤米酒。张芸芸见他这副颓唐的模样,心疼自己的男人献县一中,“我再给你炖个羊肉吧。”
“吃什么羊肉,老子现在连工作都没有,穷人只配吃花生米!”说罢,又恶狠狠地塞了一颗进嘴里。
张芸芸骂他神经病,心态不好。
也是,一个三十来岁,身强力壮的男人,一夜间就没了工作,搁谁身上,都心里别扭。
半斤黄汤下肚,一股邪火自下而上,把男人体内的荷尔蒙全给激了出来。
最后一颗花生米下肚,韩斌一把扛起张芸芸就进了卧室。
那晚,卧室床上“吱吱嘎嘎”的声音,楼下住户听得一清二楚。
一个月后,韩斌接到了张芸芸从单位打来的电话,“斌,我好像,又有了。”
“真的?”
曾经短短一个月初为人父的经历,至今让韩斌回忆起来,没有苦痛,全是甜蜜。
现在听到妻子再度怀孕的消息,自然喜不自胜。
“你,你好好的啊,你们单位的那个下基层你也别去了,能坐着就别起身!”他不断嘱咐着,完全忘了张芸芸本身身体没有问题,他俩所处地区落后的医疗条件才是问题所在。
郭村,韩斌和张芸芸的工作地。
两人生于此,长与此,大学四年在城市溜达一圈后,还是觉得哪儿好都不如家好,两人便开开心心的又回来了。
张芸芸通过公务员考试,被分配到了乡政府的后勤部门,主管妇女工作,专业调节各种家长里短螳臂当车,吵架扯皮。
十月怀胎,临近产期,张芸芸再次来到了两年前的镇医院。
医生问她,“刨腹还是自己生?”
“刨腹!”张芸芸都还没张嘴,韩斌就先替她回答了,他实在是害怕了,怕老天不长眼,怕韩家在他这断了后。
“我可告诉你,产妇现在顺产的条件蛮好,顺产对大人孩子都好蝉翼剑。”医生告诉他。
“再好咱们都不顺,刨!”韩斌坚决不顺,在签“手术知情同意书”时,条条款款一律略过,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40分钟后,他听到了自己儿子的哭声,儿子在手术室内哭,他在手术室外哭。
韩斌恰逢三十六,本命年得子,他看着襁褓中的小小人儿,视若珍宝,孩子就是他的天,孩子就是他的命。

吵架后男人第一句话,决定了感情的走向(点击图片阅读)
02
三天后,韩斌领着媳妇和儿子回家了。
虽然没有工作,可他左手牵着妻子,右手抱着儿子,感觉就像是有了全世界。
出了月子,张芸芸一天都不在家耽搁,直接去了单位。
韩斌打电话给她,“芸啊重生之仙欲,我怎么发现儿子左腿老也伸不直呢?”
当天回家,张芸芸看着儿子的左腿,真比右腿短了一截。
两口子这下慌了,抱起儿子就往省城大医院跑。看着诊断单上的“先天性左腿缺如”,韩斌抱着儿子一句话都没多说。
“怎么办啊?”张芸芸心里有愧,毕竟儿子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
“没事,我的崽我来养,我还要把他养的比别人都好!”韩斌朝地上啐了一口,“走,回家!”
抱着儿子,拉着张芸芸,照样高高兴兴回到郭村。
没两天,张芸芸接到一个电话,是隔壁派出所打来的。
“芸芸,我们这儿有一个小女孩,现在情况呢,有点麻烦,没家了,问问你们妇联,这种情况遇到过没?怎么弄?”
“什么叫,没,家,了?”她百思不得其解,最近天下太平,也没有任何天灾人祸的。
“不是,”对面音量骤然减小,“女孩四岁,爸爸坐牢了,本来指望着妈妈的,结果娘今天也被我们抓了。”
张芸芸本来以为自己命已经够苦了,没想到,一个四岁的孩子竟然比她还要悲惨。
照这种情况,一句两句在电话中肯定说不清楚,她决定去隔壁看看。
走进派出所,迎面就是派出所长,她的老同学,郭彪。
“哎,来了。”
“来了,那孩子什么情况?”
“妈和男人偷情,被4岁的女儿看到。丈夫以前就对她不好,家暴成瘾,这孩子的妈怕孩子把这事说给丈夫听,就把孩子丢到一口废弃的井里。孩子命大,在井底呆了两天,被同村的人发现,救上来了。”
两人说话间,来到了走廊尽头的接待室。
张芸芸第一次见到了李冬冬,一对大眼睛怯生生的,蹲在地上,任谁喊都不起身,眼泪流了满脸,干掉的泪痕,哭出来的眼屎,鼻涕,糊了满脸。
才当妈,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场景。
当下,张芸芸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她蹲下身子,问孩子,“爸爸呢许峻豪?”
“爸爸看见了叔叔和妈妈在一起,就打妈妈,被抓起来了。”
张芸芸理了理小孩的头发,又问她,“妈妈呢?”
“妈妈不要我了,也被抓起来了。”
她不忍心继续问下去,转身对郭彪说,“郭儿,我家那口子现在没工作,光养一个儿子也是养,养儿养女都是养,她以后就是我女儿了邱兴华。”说罢,她一把搂过了李冬冬,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在郭村,李冬冬的情况是第一例,谁都不知道怎么处理。
郭彪当时也想着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又想着和张芸芸一路以来都是老同学,又是同村,两家相隔不过一百米,她张芸芸一直都想要个女儿,把李冬冬接过去,还能对她不好?
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同意了。

送上门的女人,男人会珍惜吗?(点击图片阅读)
03
因为把亲身孩子丢在井里,李冬冬她妈被判了八年蝙蝠女侠。
等到她妈出狱的时候,李冬冬已经长到十二岁了。
出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张芸芸她们家,一路骂骂咧咧地走到院子门外,一脚就踢开了前院的铁门橘庆太。
“我女儿呢,我女儿呢?”崔丽站在前院高声喊叫。
李冬冬躲在韩斌的怀里瑟瑟发抖。
崔丽走到张芸芸家的厨房,看见锅里正煮着红薯,更来劲了,恨不得整个村的人都来看看,“好啊,韩斌,你把我女儿做保姆使唤,让我女儿帮你那残疾儿子做饭吃!”
韩斌气到挥起拳头就要上去打人,被村长拦了下来。
“崔丽,你讲点良心,李冬冬在我们家八年,你自己问问她,八年来,我们对她怎么样?!”
“我问什么问,我不要问!我只看情况,你看看,”她拿锅铲敲着锅沿,“我女儿现在过得,就是你们家保姆!”
其实,崔丽也不蠢,吃了八年牢饭,只把自己吃出了一肚子的小聪明和坏心眼。
她踏进韩家,见到了李冬冬的第一面,就知道女儿跟对了人家。十二岁的少女亭亭玉立,衣着整洁,唇红齿白,完全不似小时候跟着她一般干瘦矮小。
但她崔丽可不是那好心肠的人,她一心只想着为自己谋福利。
看见女儿过上了好日子,跟上了好人家,她不会放过,女儿有一份的,自己一定要刮出来两份。
八年过去了,法律法规早已经健全了不少,按照规定,张芸芸在李冬冬亲妈没死的情况下,是怎么都不能收养李冬冬的。
生拉活拽,崔丽生生的将李冬冬从韩家带走了神ユキ。
孩子走后,张芸芸和丈夫流了几晚上眼泪。崔丽一心想抢孩子,冬冬的衣服都没有拿走,这么冷的天儿,孩子穿什么啊,她哪儿有钱照顾孩子?
过几天张芸芸去学校打听,李冬冬辍学了。
张芸芸赶紧去找崔丽。
她轻蔑的斜眼瞥着张芸芸:“给她大姨在养。”张芸芸又跑到了芸芸大姨家,根本没有这回事儿。
崔丽又说:“她在亲戚店里帮忙。”张芸芸找到那个亲戚的店面,对方说见都没见过她。
崔丽谎话连篇,八年改造,也没把她改造成一个合格的妈。
张芸芸后悔不迭,当初就不能心一软,想着后妈毕竟比不过亲妈,将李冬冬放走了。她赶快将事情上报给了她的老同学,派出所长郭彪,派出所长立刻让几个男同事协助调查。
最后的结果是,李冬冬被一万块钱卖到了邻村李大柱家。
崔丽当然不承认那八千块钱是卖孩子,她只说是李大柱是她们家的一个远方亲戚,叫孩子过去帮忙。
“她才十二岁!”张芸芸扯着崔丽的领子吼。
张芸芸坐了一天的车,亲自去接她。
到邻村已经晚上了,就着手电筒的灯光,张芸芸一脚踢开了李大柱家门口那扇摇摇欲坠的大门。
李大柱今年已经65了,早年因为家中贫穷,一直没钱讨个媳妇。
最近,因为在县城开杂货铺发了财,月月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他左省右省,竟也省出了一大笔,听到崔丽要卖女儿,一狠心,将自己的血汗钱全给了她。
李冬冬今早就哭天嚎地的来到了他家影儿时尚集团。
张芸芸踢开门时,正对着李大柱的睡床,床上,李冬冬赤身裸体,李大柱手已经伸到了她的大腿根部。

下部更精彩
每晚22时
准点更新

- 离小洛的第84个原创故事 -
点 击 图 片 阅 读



【滑动灰色区域柴犬奇迹物语,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为了一套房,睡了继父的儿子(上)
为了一套房,睡了继父的儿子(下)
一场蓄谋已久的偷情(上)
一场蓄谋已久的偷情(下)
嫁给暖男的女人,后来都被绿了(上)
嫁给暖男的女人,后来都被绿了(下)
丈夫出轨后,我买了个新老公(上)
丈夫出轨后,我买了个新老公(下)
藏在密室的前女友(上)
藏在密室的前女友(下)
回头草不能吃,有毒(上)
回头草不能吃,有毒(下)
你妈妈是坏人,你不配活在世上(上)
你妈妈是坏人,你不配活在世上(上)
为妹妹报仇(上)
为妹妹报仇(下)
男人和狗,哪个更重要(上)
男人和狗,哪个更重要(下)
和已婚男人偷欢的下场(上)
和已婚男人偷欢的下场(下)
暖男变渣男,只在一念之间(上)
暖男变渣男,只在一念之间(下)
当出轨男遇到心机女(上)
当出轨男遇到心机女(下)
我靠继女拯救婚姻(上)
我靠继女拯救婚姻(下)
妈妈,我要老公不要你(上)
妈妈,我要老公不要你(下)
夺夫上位的老家妹妹(上)
夺夫上位的老家妹妹(下)
被囚禁在发廊的打工妹(上)
被囚禁在发廊的打工妹(下)
比遇见渣男更可怕的,是女人的容忍(上)
比遇见渣男更可怕的,是女人的容忍(下)
为嫁豪门偷精生子(上)
为嫁豪门偷精生子(下)
天生购物狂,我靠杀妻买买买(上)
天生购物狂,我靠杀妻买买买(中)
天生购物狂,我靠杀妻买买买(下)
后妈比我大七岁(上)
后妈比我大七岁(下)
男人你的名字叫懦弱(上)
男人你的名字叫懦弱(下)
前任的渣,陈凯师都是因为你瞎(全)
女神的贴身保镖(上)
女神的贴身保镖(下)
女人可以没脾气,但不能没底线(上)
女人可以没脾气,但不能没底线(下)
亲爱的,我要和别人结婚了(上)
亲爱的,我要和别人结婚了(下)
新手妈妈,我能听懂婴儿说话(上)
新手妈妈,我能听懂婴儿说话(下)
出狱后,我爱上了二婚警花(上)
出狱后,我爱上了二婚警花(下)
我爱上了我最好的姐妹(上)
我爱上了我最好的姐妹(下)
孪生姐妹的共享男友(上)
孪生姐妹的共享男友(下)
我的“傻白甜”老公(上)
我的“傻白甜”老公(下)
男人没本事,却怪女人太现实(上)
男人没本事,却怪女人太现实(下)
塑料爱情鉴定指南(上)
塑料爱情鉴定指南(下)
富豪的女情人们(上)
富豪的女情人们(下)
见不得光的“叔侄恋”(上)
见不得光的“叔侄恋”(下)
老公前妻喜欢女人(上)
老公前妻喜欢女人(下)
一个为爱救赎的女人(上)
一个为爱救赎的女人(下)
身处地狱,我也爱你(上)
身处地狱,我也爱你(下)
资助者的桃色风波(上)
资助者的桃色风波(下)
无法失去你,只能毁掉你(上)
无法失去你,只能毁掉你(下)
交友APP里别致的爱(上)
交友APP里别致的爱(下)
和小奶狼的甜宠之恋(上)
和小奶狼的甜宠之恋(下)
“被”外遇的女人(上)
“被”外遇的女人(下)
小三上位记(上)
小三上位记(下)
“大龄”女青年追爱记(上)
“大龄”女青年追爱记(下)
情场女猎手(上)
情场女猎手(下)
藏在花盆里的万人迷男友(上)
藏在花盆里的万人迷男友(中)
藏在花盆里的万人迷男友(下)
我丈夫的心脏给了别人(上)
我丈夫的心脏给了别人(下)
喜欢你,可以持续一辈子(上)
喜欢你,可以持续一辈子(下)
畸形的三角关系(上)
畸形的三角关系(下)
塑料姐妹花的C位之争(上)
塑料姐妹花的C位之争(下)
年轻女保姆的目的(上)
年轻女保姆的目的(下)
我的奇葩相亲对象(上)
我的奇葩相亲对象(下)
拥有两个名字的女人(上)
拥有两个名字的女人(下)
催吐能够拯救爱情吗(上)
催吐能够拯救爱情吗(下)
丈夫的秘密(上)
丈夫的秘密(下)
情迷局中局(上)
情迷局中局(下)
租来的女朋友(上)
租来的女朋友(下)
我当你是朋友,你却只想睡我?(上)
我当你是朋友,你却只想睡我?(下)
整出来的爱,不要也罢(上)
整出来的爱,不要也罢(下)
闪婚背后的阴谋(上)
闪婚背后的阴谋(下)
处心积虑攀上高富帅后(上)
处心积虑攀上高富帅后(下)
再见旧情人(上)
再见旧情人(下)
代孕风波(上)
代孕风波(下)
远嫁的女人(上)
远嫁的女人(下)
今年过年,我和老公各回各家(上)
今年过年,我和老公各回各家(下)
身败名裂的女强人(上)
身败名裂的女强人(下)
出轨邻居的女人(上)
出轨邻居的女人(下)
阴差阳错的相亲(上)
阴差阳错的相亲(下)
被劈腿后,我遇到了真爱(上)
被劈腿后,我遇到了真爱(下)
一场出师不利的偷情(上)
一场出师不利的偷情(下)
被发小夺走的未婚妻(上)
被发小夺走的未婚妻(下)
合租遇上渣男(上)
合租遇上渣男(下)
抖音里的暧昧撩骚(上)
抖音里的暧昧撩骚(下)
被囚禁的女白领(上)
被囚禁的女白领(下)
顺风车顺来的神秘少女(上)
顺风车顺来的神秘少女(下)
出轨男的下场(上)
出轨男的下场(下)
毁容的女主播(上)
毁容的女主播(下)
男神的地下情(上)
男神的地下情(下)
兼职女家教的师生孽缘(上)
兼职女家教的师生孽缘(下)
戒不掉的前任(上)
戒不掉的前任(下)

离小洛
故事,心事,情事
做你的情感树洞

长按解锁你的故事
【↓评论美一生,比?富三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