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黄子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血继限界小说亲子阅读重要的是父母的引导,这远比言辞教育重要的多。-康华传媒

2016-10-17 全部文章 88
亲子阅读重要的是父母的引导,这远比言辞教育重要的多。-康华传媒零用钱大作战

有关于亲子阅读的问题特拉维夫太热,曾经被一再的提及。每个人对于孩童教育都有不同的见解,我们将跟随着新闻出版电报的记者看看在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聆听海外有关亲子阅读的声音。
谈到儿童图书,不得不提到亲子阅读这一重要的阅读方式,这是儿童心智特点使然,也是人类爱的表达的必然。这次我们可以跟随着《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他们的调查来发现一些不一样的结果。通过调查采访发现,即使是在1993年就开始举办、每年一届的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上,从业人员对于亲子阅读的认识也不尽相同,有些观点甚至大相径庭,这似乎昭示着,亲子阅读更需要进行深入理性研究的科学。

亲子阅读有很多玩法
在本届书展上,新闻出版报的记者采访到的所有出版业相关人员中,没有一个人否认亲子阅读的重要性。中国出版、阅读推广界相关人员,如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原主席海飞、现主席李学谦,国际安徒生奖得主、作家曹文轩等。国外出版和阅读推广界相关人员,如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原主席玛丽亚、意大利图书馆界的奥特莉亚等。
曹文轩介绍,自己会讲故事的爸爸给他带来了美好多彩的童年第七街冰淇淋,也为他的文学之路打底。而奥特莉亚则在图书馆倡导妈妈导读1000天计划,认为妈妈是亲子阅读的首要负责人,而且最好能在孩子出生后就进行亲子阅读憨八龟主题曲,每天如是,坚持1000天长生 书闲庭。西班牙的霍拉霍一家,大女儿8岁,小女儿5岁,全家最幸福的事情是爸爸妈妈共同陪伴两个女儿读书,当爸爸不陪伴时,8岁的大女儿就承担起了亲子阅读的重要责任,给小妹妹读故事。李学谦则笑谈爷爷奶奶导读也是十分必要的,这应该与许多儿童的大部分时间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相伴的社会现实有关系。由于种种原因杨松简历,教育科学出版社学前教育编辑徐灿不得不面临与孩子的长期分离,不过,这位有教育学知识背景的一岁多小朋友的妈妈有办法,她将需要给孩子阅读的图书和其他精神产品精心选择好,按课时分门别类,把“讲课”的任务交给孩子的姥姥、姥爷,自己则远程“监督”,这样,亲子阅读便成了两代人的事儿。
或许,血继限界小说亲子阅读还有很多玩法,只是需要我们不断发现相思病的症状,互相分享。

亲子阅读的最佳时间窗口
如果说人生是一段旅程,那么,亲子阅读时光当然也只是其中的一小段。虽然大家对于亲子阅读有时间窗口这一点毫无疑义,不过,对于亲子阅读的最佳开始时间龙小宝,以及儿童自主阅读时间,也就是结束亲子阅读的时间确有不同的认识林佩芬。
北京阅读季亲子阅读大使小雨姐姐认为,孩子刚出生火影之炎帝,甚至在妈妈怀孕时甩葱歌简谱,就可以开始亲子阅读了。因为孩子可以从爸爸妈妈的声音、语调、表情中理解韵律、节奏和父母的爱。美国出版人凯特则认为,亲子阅读应该从儿童2—3岁开始,余超颖因为这个时候孩子的语言能力才达到适合亲子阅读的水平希捷固件门。化学工业出版社总编辑潘正安认为,4—5岁的孩子才会对文字感兴趣,这个时间段才是父母引导孩子读书的最佳时机。对于亲子阅读到自主阅读问题,大家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凯特认为,孩子5—6岁时就要提倡自主阅读,小雨姐姐说7—8岁时儿童可以自主阅读桥梁书,这些都与儿童的识字和认识水平有关,而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则认为,我们不宜把亲子阅读和自主阅读截然分开,以自主阅读为主的亲子阅读应该坚持到12岁才好,因为,父母对于书中的很多细节把握樊奕敏,深入思考往往要深得多,而且,亲子阅读是爱的最好表达方式。
其实,认识的不同恰恰说明,大家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和探索的多样,只是需要进一步盲袢综合征,再进一步。

亲子阅读的最佳打开方式
虽然都是小朋友,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一样,世界上也不会有两个完全相同的小朋友,因此,我们需要给不同的小朋友提供不尽相同的图书炮灰朵朵开。基于这一认识,业界人士均表达了对分级阅读的呼唤。
徐灿对于分级阅读有独到的体会,她认为出版人或许应该把图书作为玩具的一种,而不是概念化。这样更有利于开发书的边界,也有利于儿童对于阅读的喜爱。
奥特莉亚表示,意大利图书馆联盟有一个项目就是推动亲子阅读研究,对亲子阅读进行定性定量分析,从而使阅读效率更高淮南查查,效果更好。
潘正安则指出,出版界的编辑们都应该掌握一些儿童心理学,以便清楚地知道自己编辑的图书适合多大年龄儿童马旭明,从而更好地将其推荐给家庭,同时,编辑们也要更精准地在图书上标明推荐给什么年龄、特征的小孩儿看等信息。
白冰和小雨姐姐不约而同地认为蜀山异闻录,家长应该给儿童更多的自主选择权,这样才更利于阅读兴趣的培养,毕竟“热爱是最好的老师”。在阅读中,应该给儿童引导,而不是教育,这才是亲子阅读的最佳打开方式。


博洛尼亚时间

▲国际安徒生奖得主、作家曹文轩为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亲子阅读项目“妈妈导读师”签名表示支持。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原主席玛丽娅女士为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亲子阅读项目“妈妈导读师”签名表示支持。

▲在博洛尼亚图书馆,本次书展主宾国中国的图书被摆在一进门的地方。

▲参展者流连忘返,大饱眼福。

▲展馆门口,亲情阅读海报成为亚洲阅读的最佳诠释。

▲看到惊艳的好书,合不拢嘴。

▲年轻插画家访谈之后的愉快表情。

▲在中国主宾国原创插画展展区,观众细细品味。
▲忙碌的还有记者们。

▲广告墙前边的座位成为休息和记录信息的地方。

▲广告墙信息量巨大,找好书、宣传好书首先想到这儿谜踪之国。

▲在博洛尼亚图书馆,阅读后的沉思遐想。

▲在博洛尼亚图书馆,一对父女正在共读图书。

▲在博洛尼亚图书馆飞渡卷云山,小朋友陶醉在书的世界中。

▲在博洛尼亚图书馆,图书让小朋友爱不释手。
文章来源于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康华传媒

陪伴下的阅读,不仅仅增加了孩童的知识,更多的是父母与孩子之间的情感交流。阅读将会变成我们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让彼此更加懂得对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