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黄子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衡阳男科医院亲身经历告诉你撸太多的代价!-灵异日记

2017-11-14 全部文章 92
亲身经历告诉你撸太多的代价!-灵异日记


我想我是撸太多了,每天杀死亿万生灵,这是要遭报应的。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做一个梦,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出现在我的梦里,也就四五岁大小,穿着条白裙,头上系着白色的蝴蝶结,板着脸看我,就这么阴森森地看我。
一开始我没当回事,可后来事态越来越严重,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
不仅晚上吓得我休息不好,甚至连白天都出现了幻觉,导致精神憔悴,工作都丢了。
没办法只好找原因,我到医院检查了一番,检查结果说没事,我认为他们太不靠谱了,最后还是老中医管用,我就到门外大街上看了个老中医,结果那老头笑眯眯地对我说:“你撸太多了。”
果然啊,人家这都能看出来,足以证明我阳虚过度。
在老中医的帮助下,我慢慢回想起最开始是怎么一回事,恶梦是从那天晚上开始的。
记得那天晚上我下了个新片,一时没把持住,连撸了三次……
老中医还是有两手的,他告诉我,阳虚已经引发了病症,导致阴气入体,之后再怎么补都要经历一个过程,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哪怕我补到流鼻血,也得慢慢调养才能恢复健康。
然后我开始慢慢熬药喝,那中药的味道简直了,但我坚持了下来。
别说,这还挺管用的,吃药三天以后我就不做这个恶梦了,精神状态也好了起来。
继续吃着药致命玩笑,我开始再找工作,以我这样的资本是不能失业太久的,再这么折腾半个月我就得喝西北风了。工作其实也不难找,如果只图养活自己的话,随时都能找到衡阳男科医院,所以我马上就找了份工作——送快递。
其实也轻松,每天骑着辆电动车转悠去,这一带我都熟,效率也高。
这天我送件玩具到别人家里,他当我的面拆开验货,玩具挺高档,充气进去是个美女,我就不明白,对方是个男人,老大不小了还买玩具,难道是家里有孩子?
结果我还真见到了,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小女孩,四五岁的样子,白裙,白色蝴蝶结……
奇怪,怎么这么眼熟呢,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就问他:“大哥,你家孩子玩这么大的芭比娃娃?”
那大哥大怒:“我没孩子,你家孩子才玩这芭比娃娃呢,这是我自己玩的!”
真是童心未泯啊,我很客气地和他道了歉,又问道:“这不是您的孩子,难道是亲戚朋友家的?”
他都被我说愣了:“什么孩子,我这哪有孩子?”
这不是孩子吗,就站在这里……我再看向那孩子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在哪儿见过了。
在梦里!
做梦是很容易忘记的,很多梦起床大约几分钟就记不清了,但这个梦我记得尤其清楚,应该说是梦里的人我记得清楚,那张青灰色的脸虽然漂亮,但一看就不健康。
那孩子忽然对我咧嘴一笑,一颗眼珠子就掉了出来!
结果我当场吓尿,记得当时我是大喊着后退,结果绊在门槛上摔倒了。
这一出也把那男人吓得不轻,他赶紧把我扶起来问:“你这怎么回事,碰瓷上门吗?”
“那个孩子,孩子……”我自己都不记得当时说什么了。
他转身看了看,回头对我说:“哪儿有什么孩子,这是租的房子,我就一个人住,你小子造谣是不是?老子找不着对象你负责吗……”
当时他说了很多,应该是被我的动作吓坏了,但我已经听不进去,踉踉跄跄地回来。
都不记得是怎么离开的,迷迷糊糊要回家,却发现门口蹲着一女孩。
又是她!
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不是病好了,而是更加严重了,梦里的小女孩,她出来了!
我没敢回去,废话,这时候谁都不敢回去,就我一个人住,她掐死我怎么办?
这应该是幻觉,幻觉……但幻觉也是严重的,这证明我管不住自己了铭师堂,人往往在出现幻觉的时候作出很多不经大脑的事,导致悔恨终身,所以我觉得自己现在必须旁边有人看着。
我打了铁蛋的电话,过去和他一起住。
铁蛋是和我一个村里出来的,发小,从小到大一直玩得很好,他除了土也没什么缺点。
我姓熊,叫熊润杰,小名……小名就不要说了,反正不是二狗,铁蛋姓杨,叫杨枫,看姓名就知道,我命里缺水,他命里缺木,祖传的那种缺!
不仅祖传了这种缺陷,铁蛋他们家还是祖传的神棍,从小他就学他爹跳大神玩,我没少嘲笑他,但小时候脸皮厚,我们也玩得好,他就没放在心上,渐渐长大了,他才有所收敛。
他也觉得整天神神叨叨的以后不好找媳妇,逐渐就不玩了,我找他,准能知道点什么。
以前我不信这个,可现在的话,他就算随便说点什么,对我来说也是心里安慰。
所以我打了铁蛋的电话,直接去了他那里,工作的关系,他住得比较偏僻。
我没敢回去,一路上买了很多生活用品,打算在铁蛋那里长住,所以铁蛋看见我这架势的时候都呆住了,问我:“你这什么意思,被炒了?这些东西没个一年半载的肯定用不完。”
看完东西,他才仔细看我,我和他解释:“铁蛋啊,我那是撞……”
“你打住!”铁蛋截口不让我继续说,“千万不能说,我大致看出来了,虽然不明白具体怎么回事,但这里面有个忌讳,千万别说出那个字,你要说就说‘那东西’。”
铁蛋不愧是学过的,一眼就看出了我的问题,我心里发毛,难不成还真是?
我就问他:“铁蛋啊,你这么说难道是真的,我真的撞到那东西了?”
铁蛋一把拉我进去,表情严峻,压低了声音对我说:“大熊,你先别慌,慢慢地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能解决的话我就替你办了,注意,别提那个字。”
不愧是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我就一五一十地和铁蛋说了。
听完,铁蛋面色严峻,看我半天才问:“你真没在外面乱来纸杯娃娃?”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就解释:“你是不是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然后不小心有了,你又让人家姑娘把孩子打掉?”
“怎么可能汪曾祺全集,我是那种人吗?”我很生气,居然连兄弟都这么看我。
“那是她背着你打掉的?”
“没有,压根就没有什么她!”
铁蛋摇头:“那我就不明白了,怎么会有小的找上你?一般来说,怨气都是这么来的……”
忽然想起之前老中医说的事,我问他:“撸的算吗?”
“应该不算吧,好像谁没撸过似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我到现在都没女朋友,你也不是不知道。”
铁蛋皱起了眉头说:“那就麻烦了,你不知道,这种小东西最难搞。”
为什么?我就不懂了,如果真有这种东西的话,不是越小越弱吗,看书里写的还讲究个修为呢,千年修为说出去多拉风,那肯定是厉害的,这才多大,铁蛋就搞不定?
他这才跟我说起他们家祖传的手艺,原来这些乡下神棍都不是来硬的,据铁蛋说,土神棍的方式就是把这种东西哄回去,给好处慢慢哄,大的当然能懂点道理,可小的能懂吗?说不准得到好处就赖着不走了。
“而且,你躲不了的,她会跟着你来我这里。”
我被最后这句话吓到了,这还真成阴魂不散了?
问铁蛋我该怎么办,铁蛋说:“你也知道,我的本事就是见识过一些,甚至没正经学过,更别说用过了,事到如今我给你出一主意,给孩子找个娘,让她缠他娘去。”
铁蛋的话让我觉得十分不靠谱,就算我信了有这种东西,他也不专业啊。
于是我建议他:“打电话问你爹吧。”
铁蛋摇摇头:“我爹得罪人,刚进去,有人告他是骗子骗钱,年底才出来呢。”
看我犹豫,铁蛋就拍着我肩膀劝道:“没事,小孩子不好哄,这也是必要的手段,这么小的年纪得有娘哄着才能听话,我见过我爹这么干,最后也没事了。”
“是吗,那上哪里给她找娘啊,人家姑娘也不可能愿意。”
我直接挑明了他这办法有多不靠谱,这种事男人都不敢,哪有姑娘愿意接这个盘的。
铁蛋摇头直笑:“你理解错了,谁说是找活人了?”
不找活人,难道还找死人……这不行,我不同意,就算我不信这种东西,也不可能拿来开这种玩笑啊,我是活人,当然也只能和活人,这么一搞将来会有阴影的。
我誓死不从,铁蛋也没有办法,他说就从他爹那里看来这么一招。
当然灵不灵的他自己都不好说,最后我们都无奈,我就先在这里住下来再说。
别看铁蛋对我说话时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其实他也怕,没多久他屋子里就挂满了铜铃铛、镜子、桃符之类的东西,大部分我感觉都是哪里旅游买回来的纪念品。
到了睡觉的时候,就一张床,铁蛋取了一床铺盖就往床上扔,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今晚你打地铺?”
他说:“不是啊,今晚我们就睡一张床上。”
“你有那么怕吗钱素琴,咱们就睡一个屋子里,用不着那么近吧?”我不情愿。
铁蛋就解释:“不是怕,万一一个人的阳气不够,我们睡一起可以互补阳气。”
互补阳气,这是搞基的新说法吗?
说到底他还是怕,再想想其实我也怕,就这么凑合一晚得了,看看情况再说。
熄了灯我们谁也没睡着,两个男人嗝应得很,不过睡不着不止是这个原因,我们都很矛盾,不抱着大家都害怕,抱着大家都嗝应,只好慢慢聊天缓解紧张情绪苏铁山。
我是见过才害怕,铁蛋绝对是真胆小,我估计他生长在神棍世家也没见过真的。
铁蛋一个劲在揉自己脑袋,我惊问他这是在干什么,他说是开天眼,否则一般人看不到那东西,这么说有道理,今天就是只有我看到别人看不到,然而铁蛋揉着揉着就睡着了。
我还真相信他什么开天眼的鬼话了,他这就是在催眠!
可我又不能这个时候把他推醒,一个男人,这么做很丢人的。
赶紧数羊睡觉,我扭头看了一眼铁蛋,余光忽然发现屋里的一抹白影,屋里很黑,但我能判断出那是什么,果然又出现了!
想把铁蛋推醒,可这个时候我估计他也做不了什么,就如同今天那个收快递的。
今后日子还得过,以前我不也一样过来了吗,反正是睡一觉就没了,我赶紧闭上眼睛。
本以为会和以前一样,闭上眼就过去了,然而这一次不同,我闭着眼睛昏昏欲睡的时候,一只冰凉的小手直接摸上了我的小腿!
那一刻我惊呼起来,全身仿佛都被冻僵,这是怎么回事,铁蛋的恶作剧吗?
感觉旁边没动静,铁蛋似乎在熟睡,那么就是……忽然一个小小的人钻进了我的辈子里,居然就这样骑到了我身上!这不用考虑了,肯定是,我想直接起身把那小东西掀下来,但我身体动不了,很神奇的感觉,并没有太大的重量,可我就是动不了。
又不敢用手去抓,我怕她咬我。
那怎么办呢?我伸手推铁蛋,事到如今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把他推醒帮我一把。
就算铁蛋只学了个半吊子,对于我来说仍然算个专家,他知道该做些什么。
我就抓住铁蛋的身体晃来晃去,却感觉不对劲,这家伙一点反应都没有,身体是僵硬的,好像是……我不敢往那方面去想,刚才我喊了一声,现在又伸手去推他,哪怕是睡得像死猪都该有点反应吧?
颤抖的手伸进他的辈子,我摸到了一片冰凉,铁蛋没有体温!
这太吓人了,我仿佛掉进了冰窟里,现在连喊都不敢喊,更不敢动,我生怕闹出什么动静把旁边这“尸体”惊动了,这到底是不是铁蛋,他是死还是活?
已经顾不上铁蛋,这时候被子里的小东西有了动作,她一路爬上来!
爬过我的腹部路遥功放,双手撑着我的胸,我的目光往下挪,窗口透进来微弱的光线,我看见被子被一点点撑开了,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个蝴蝶结!然后是一张苍白的小脸,那双大眼睛离我很近,瞳孔散出来,整个眼球仿佛都漆黑的一片,像两颗黑珍珠。
这个时候我几乎连呼吸都停止,全身僵硬不能动,不知道是不是害怕。
然后她笑了,咯咯的笑声让我全身冒出了鸡皮疙瘩。
都快被憋死了,我用尽全身力气在呼吸蜀山五台教主,李元玲这时候我仅存的念想就是,她眼珠子不要再掉出来,否则我真的可能经受不住。
她笑眯眯地说了两个字:“爸爸。”
我当然是极力挣扎,但手脚和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她脸上诡异地笑着,小脸凑过来,离我的脸越来越近,我当然不想这样,可动不了我又能怎样?
眼看着越来越近,她会不会吃我?
我闭上眼睛,拼命想喊,可惜喊不出声,这是我最后的努力了,就算铁蛋指望不了,我也想试图惊动一下左邻右舍,所以依然在努力,声音在喉咙里憋着一直出不来。
最后我“啊”的一声喊出来了,睁开眼,却看见铁蛋在我身边,天亮了?
铁蛋脸色铁青地对我说:“昨晚肯定出了事,我中招了,你看见了什么?”
“你没死?”我惊讶地看他,摸他的脸,最后确认他还活着。
难道那一切只是做梦而已吗?我把做梦的事给铁蛋说了,铁蛋说这不是梦,示意我低头看看,我低头看,掀开我的衣服,就看见前胸有两个青黑色的巴掌印,很小,是小孩的!
“这不是梦?”我再次和他确认了一遍。
铁蛋很肯定地点头:“不是,既然你说她叫你爸爸,那你还不承认自己干过那种事?”
天地良心,我可是真没有啊,我和女孩子相处连手都没拉过,一个都没有!
最后铁蛋问我:“你能确定吗,有时候可能你也不知道,比如大家都喝醉了。”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沉默了,如果真发生这种事,我确实还就不知情,如果双方都不知情的话,那姑娘就只有羞耻地把孩子打了,这种事哪能到处找人问啊。
怪不得这么大的怨气,不会真的是这样吧?
想一想,这孩子这么大了,几年前……那应该还是在学校的时候吧,好像是喝醉过一次,那是球赛我们学校夺冠,大家晚上就开了庆功宴,我踢进了两个,所以先被灌醉,被扔到一边的空包厢。
喝酒的绝不止我们校足球队的人,还有充当啦啦队的一群女生!
里面有校花,还有恐龙妹妹……
我不敢往下想,嗯,也不一定是这次,但重点不在这里康佳k58,重点是这孩子来找我了,我该怎么办?毕业后各奔东西都一年多了,去哪里找人问,现在去问人家也不肯再说这种事啊。
最重要的是,我必须先摆平这孩子,否则日子也别过了,天天有这么个小家伙在身边炎爆慎,谁还能安心过日子。
铁蛋就替我做了决定:“这样,咱们马上开始,你打电话找你的老同学,我给你联系冥婚,不管怎么样,先给孩子找个后妈,管着她。”
铁蛋的说法一听就很不靠谱,可我又有什么办法,他比我专业。
不信铁蛋又能信谁呢,这事我要拿出去和别人说也没用,不会有人相信的。
对于这件事情,铁蛋比我上心,他今天没开工,请假帮我联系媒婆了……据说在本地一个偏远的小村里,住着一位“灵媒”,当然他们不是这么称呼的,这个老太太以帮死人结亲为业,很难理解有人干这个一辈子。
铁蛋去找她安排,留下一块桃符给我,说这个东西管用,但不长久。
而我呢,就开始联系当年醉酒那次到场的女同学。
铁蛋说的,如果能把母亲找到,那一切就迎刃而解,毕竟是她肚里的东西。
但是,要找到当晚的那些女生谈何容易,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系,甚至不同的年级,相互间的联系差不多也就是因为那次比赛,结束之后就散了,足球队还算是个铁打的营盘,而啦啦队则不一样,人员变动很大,有时甚至都不跟着去。
所以,以我的本事很难找到当时的所有女生。
还有,当年我大二,现在都毕业一年多了,啦啦队里的女生最小一个也离了校,大家各奔东西,我还怎么找?
不过,校队的成员我们还是相互有联系的,我和一个前锋关系不错,他早我两年毕业,但因为看上了啦啦队里的一个人,所以离校以后还经常回来看看,最后让他泡上了。
对,就找他,这家伙为此留在了本地,我毕业之后也没怎么联系,不知道号码换了没有。
手机一拨,通了,我心里松口气,至少路子没有绝。
他工作的时候我上学,所以大家之间的联系并不多,关系现在是有些生疏的,可男人嘛黄骅人才网,再怎么样也得作出义气的样子,假装熟络地惊喜一番,再忆往昔峥嵘岁月……
最后我才绕回了正题:“虎哥,你老婆还是原来那个吧?”
他说是,我就说找她,虎哥顿时疑惑了:“这么久不联系,一来你就找我老婆,记得你们以前没什么交情吧?”
我这才发觉不妥,连忙解释:“虎哥不要误会,我是想联系一下当年她们啦啦队的其他人。”
虎哥这才松口气,告诉我找对人了,当年啦啦队那些人大多已经不联系,但他老婆还是跟几个人有来往的,因为出差比较多,来往于各地也方便,顺道维护一下珍贵的友情。
马上虎哥就把电话交给了他老婆,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说实话我对她并不熟悉,当年啦啦队那么多人我不可能每个都认识,甚至连名字我都不知道。
不过这个时候不需要知道,我直接问:“嫂子,记得我吗,校队的大熊啊。”
“啊,是你,当年你可是学校明星呢,现在怎么样了?”她挺热情。
我只能叹息:“完全不好意思说啊李瑞河,不过今天找你有重要的事情,当年你们啦啦队的人还联系吗?”
“啦啦队每次人员名单都不一样,你想找谁?”
“就是那次我们拿了高校冠军,我还被灌醉了的那次。”
她马上想起来了:“那次啊,当然记得,夺冠之夜,我们学校也就拿那一次冠军了,过了多少年都记得啊,你小子是第一个被灌醉的。”
我开心起来:“那么嫂子,我当时被灌醉之后送进了旁边的包厢,后来还有谁进去了?”
“那可太多了,前前后后哪里记得。”
“不,我是说和我一样被灌醉送进去的,女生。”
这个时候,对方明显做了一个停顿,时间还比较长,应该是在回忆当时的事吧。
果然,她然后就告诉我:“当时你是先辈灌醉的,而然后那些男生的目标就放到了女生身上,说是灌醉了有机会,可是到最后醉了好几个,都送到了包厢休息,放到一起他们一点机会都没有。”
我忽然乐了,那些学生哥也真是太单纯,这样灌醉有什么机会,又不是单独两人。
嫂子接着说:“具体都有什么人我记不清,但我只有有一个,就在本市,今年才毕业的,她可是校花呢,要不要我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你?”
我就知道!
此刻我的心情,那叫一个热泪盈眶,妥了,就算那小鬼是她生的我也不介意。
“要,当然要了,我有重要事情找她!”
“嗯,她也许还知道其他人,你记好号码……”
号码记下,她又问我为什么找这些人,确实挺奇怪的胡寅寅,如果我想泡谁肯定是目标明确,而不是过了这么多年再来问而且没有确定目标,跟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我打了个马虎眼没说达贝妮微博,虎哥两口子也没追问,不过这两口子也真是着急老女再嫁啊,这就结婚了。
然后我直接给校花打电话,那边接了电话,声音很好听,问我干什么,这种事情怎么好在电话里说,难道问她是不是你把孩子打掉的?
所以我直接约她见面,本来以为会比较困难,需要费点口舌,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
挺让人意外的,我就说请她吃饭,约到了一个餐厅见面。
校花叫刘芸,挺大众的名字,但那张脸绝对不大众,特别是一双眼睛,我印象深刻,书上说的“两眼含烟”说的就是她了,身材也极好,很奇怪,女生长得漂亮就没有身材不好的。
有没有男朋友?那又怎么样,再怎么男朋友的身份敌得过孩子他娘?
然而我一见到她面的时候就呆住了,她身边居然带着一个半大小孩……
难道她还跟别人生了孩子?或者说她和我的孩子没死,应该是这个?
看见我疑惑的表情,她笑着说:“这是我亲戚家的孩子,今年我才毕业你想什么呢,原打算在本事找份工作,亲戚在这里照应着,不过都没有满意的,再找不到的话我就要回去了。”
我连忙说:“工作嘛,不着急,才毕业要多享受自由时光。”
说着我坐下,刘芸让那孩子叫我叔叔,但那孩子忽然蹦出一句:“叔叔,你背着妹妹不累吗,怎么坐着也没把她放下来?”
我嗖地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这些天被困扰得寝食难安,所以他这话直接把我吓尿了。
回过头,我什么也没看到,但发现我脖子是僵硬的。
刘芸对孩子娇嗔:“小童说什么呢,不许乱说话,哪有什么妹妹。”
我这才送了口气,但发现那孩子一直盯着我背后看奇门药典录,心中又发了毛,都说小孩子眼睛最纯净,不会他真的看到了什么吧?就连铁蛋都没看见,莫非这些天我一直背着那小鬼来来去去?
有孩子在这里,我不方便说什么,只是谈一些过往。
刘芸当然记得我,毕竟校队明星,现在我混得不怎么样,还是谈过往的好。
大家点菜吃饭,边吃边聊了一段时间,那孩子吃饱了,说要到旁边去玩,这餐馆里有专门让孩子活动的游乐区,不少的小型游乐项目,小滑梯什么的,正好让他避开舅舅六扇门。
可他走的时候不断看我身后,很遗憾的样子,到底怎么回事?
小孩走了,我就可以说一些不好让别人听到的话。
“刘芸,你还记得我们校队夺冠那天晚上的事情吗?”我找了一个切入点。
刘芸很好看地笑了起来:“当然记得,那可是我长这么大唯一一次喝醉。”
对了,这就对了!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找到孩子他妈,运气还不错,至少不是别的恐龙妹妹。
“那天晚上之后,没发生什么事情要跟我说的?”我暗示她。
她几乎是马上就回答:“有啊!”
●由于字数限制,更多精彩内容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