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黄子珈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西安市卫校亲身经历过阴间的人,才能说出这么真实的故事,必读好文!-奇闻灵异事

2019-06-01 全部文章 146
亲身经历过阴间的人,才能说出这么真实的故事,必读好文!-奇闻灵异事

鬼哥写了一段时间各地的奇闻怪事,得到了一些鬼友的喜爱。然而鬼哥在跟不少朋友的接触中发现,灵异故事对不同的人确实产生了不同的效果鸡泽天气预报,很多朋友跟鬼哥说,看了鬼哥的故事,更加坚信人身难得,坚信人生的意义不在于追逐名利,生起了行善积德的信心。然而也有少数朋友因此会相当执意于一些所谓的防“鬼”规矩,比如到宾馆怎么弄,在家怎么防等等,当然没有人反对你做一些方法,然而事实上,也没有比自身正气更有效的法宝了,我们作为普通人,多行点善事,多发些正念,培养自身的正能量,才是你值得花时间和精力做的事。
今天鬼哥和你们来说一些人很特别的经历,可以说是通过某些途径和阴间发生了很特别的联系,比如梦中过了阴,见到了故去的亲人,比如阳间的人当了地府的判官,而他们的所见所闻奇异而特殊,也颇有启示。

第一段亲历来自网友@DY,这位网友叙述自己曾多次在梦中过阴,开始一直认为是自己做的怪梦,直到有一天一件事的发生,才真正的证明了他梦中所见都是真的。
这事最初发生在我外婆去世的那会,外婆去世时是个大年初二,下了好大的雪,外婆走的很安详,都说亲人会托梦给生前最疼爱的人,外婆的头七,我果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那天晚上我睡着后,梦见自己到了一个大广场,很大很大,地上铺的是琉璃金色的很大的地砖,空地一望无际,两边的尽头都是一两人高的稻草,整个环境雾气蒙蒙的,我向前走,来到了一个大牌楼下面。这个牌楼简直就是无限大,下面分三个门,朱漆的大柱子上很高的地方挂着大牌匾,大牌匾上面写着我怎么也看不清的三个大字。牌楼后面是一座石拱桥,桥下面是黑色的河水3u8858,水流很急,上桥处有一个小亭子。我抬头看到外婆站在桥上冲我挥手,黑水河对岸是一片回廊,两边能坐人奔月蜀客,上面有顶子那回廊上面都是各种的画,看不清画的什么,后来,我看到外婆坐在回廊边,很安详的冲我摆手,让我回去,没有语言,只有动作和微笑。我哭的很厉害,就醒了。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端,几个月后,又一次,晚上睡觉,我迷迷糊糊感觉自己出门了,来到了我家小区前排的一栋楼下。这时从一个楼道里出来几个人,全身穿着黑色的衣服,款式很特别,像是中山装,又像是西服,其中一个黑衣人,还拽着一根铁链一样的东西,绳子的另一端牵着一个中年男子,穿着土黄色的布卦,五花大绑,低着头,两手被绑在一起,一个黑衣人牵着大邑教育网。虽然黑衣人的穿着能看个大概,但是脸是一点也看不见。可奇怪是的,那个穿黄色布褂的人的脸,我却记得非常清楚……
当时梦中的自己看见这个情况,并没有惊讶,而且梦中的我好像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居然过去和一个黑衣人打招呼,一个好像是领头的黑衣人跟我说:”没事,出来逮个人。”这时我居然说:”累了不,上我那坐坐去?”下一个场景,几个黑衣人来到我家,都坐着喝茶,被绑着的那个人跪着,这些人也不说话,就是喝茶,坐了一会,站起来和我说,不早了,我们先走了。然后就离开了。

我这人其实平时很少记得梦境,可那次第二天醒来以后学海网,整个梦境记得清清楚楚亿马联盟,当时我还觉着,这什么怪梦啊,那么没边儿呢?当时我还在上中学,第二天放学回来,挺晚了要7点多,就看到小区马路上搭起了灵棚,我们这的习俗是家中有人去世变身江湖梦,灵堂在楼上,灵棚在楼下,好多人围着,一些和尚在那念经。我那个时候年纪小,爱凑热闹,等我走近一看,顿时浑身鸡皮疙瘩,死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灵棚中的照片上的面容,跟我昨天梦里梦到的被绑着的那个人,竟然一模一样!!回头看那个楼道门牌号,正是我梦中看到他和那些人出来的那一家。
从此之后,我才开始相信侠岚吧,原来某些事情是真实存在的!
第二段亲历,来自网友@QWW,他的亲历同样与梦境有关,也同样奇特怪异。
这事其实发生在好几年前了,当时我可是一点也不懂什么叫过阴之类的。某天晚上,我睡着后,梦见自己走在一条大路上,很长,两边都是房子,有商店,饭馆,还有民宅,都是小平房,后面都是大山,让我觉得很奇怪的是,虽说是平房,可是看着也太矮了吧,房顶也就一米左右高,就跟一个大盒子似的。正纳闷呢,前方出现一个很高大的老人,一头白发,一米八左右,看着我笑,喊我的小名:”xx,放学了?哈哈,乖,好好,都长这么大了,来,让爷爷看看。”当时我觉得这个老人挺慈祥的,顺口就喊了句:”爷爷好。”可一想,我还没出世时,我爷爷就已经去世了啊,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老人很热情,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矮房子,让我去他屋里坐坐。我纳闷,这房子又矮又小,怎么进去啊,可还是跟着老人走过去了。

开门,进屋,过程很顺利啊,看上去半米不到的矮小的门,居然不碰头璩怎么读?看着很矮小,屋里却很宽敞啊,这是什么道理?进屋后老人和我说了很多,什么很想我啊等等,而我都在纳闷这房子的结构,一律没仔细听。老人非常高兴,没完没了的说,攥着我的手。半晌后,我站起来说:“爷爷我要回去了,妈妈会担心的。”老人一脸的不舍:”没事孩子,你妈妈不会担心的,你留下来多陪我一会吧,吃完饭再走芳飞剪发。”我这时挺想走,就拒绝了血火河山。这个时候,梦境中的我突然生起一个念头,这房子看着又矮又小,好像什么来着,骨灰盒!箭隐!想到这里我一身鸡皮疙瘩,甩开老人的手就跑出屋,可奇怪的是,到了马路上我居然还是能感觉到老人的不舍和难过。醒来后,一身冷汗,问了问爸妈,爷爷是什么长相,身高,头型,居然全对上号了!!
这种梦隔一段时间会做一次,梦中场景都有共通性。做完这个梦后没几天,一天晚上,我就又梦到回到了遇见爷爷的那条大路,我到路边的一个小店里去买东西,房子一样很矮小,进去却不碰头。
我在小店里的时候,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浑身赤裸脏兮兮的小孩,正偷偷的拿着一包饼干,扭头想就往外跑,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问他:”你干嘛,小小年纪就偷东西?”小孩很委屈的哭了,看着我说:”哥哥,我饿,我饿啊冲喜桂仁。”我心里有点难受,说:”饿就能偷东西吃吗,想要吃什么拿吧,哥哥给你买,以后不许偷东西!”孩子很高兴,但是只拿了两包饼干就跑出去了。那个店主微笑着看着我,我说:“那孩子拿的东西我付钱,多少钱?”店主笑笑说:”一共是三百六十块。”“两包饼干360块!我靠!黑店啊。”可孩子都把东西拿走了,没办法,掏口袋,臧健和高潮来了,我看的很清楚,我掏出了四张红色的百元人民币,因为那时候新版人民币刚刚发行,我记得很清楚,递过去以后,店主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变了,刚刚还微笑,突然变的很惊恐,连声说:”对不起,这钱用不了”。当时我觉得可能新版人民币他们还不知道,于是就说:”我去外面给你们换去。”走出超市,看马路两边都是矮小的各种店啊,梦中还认为是现实,依旧纳闷怎么房子都这么矮,忽然看到马路上人多了起来,都是行人,来来去去的,但是都穿着同样的衣服,说相声穿的大褂见过没?灰色的长大褂,看不见脚,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脚,再往上看,所有人的脸都是黑色的,像是普通的脸被抹上了一层墨汁一样,五官都有,只是肤色是纯黑色的,纯黑,穿的一样,脸也一样,大黑脸,男女之间的区别只在于男的是短头发,女的是长头发,当我看到他们的脸,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时,路人也看向了我,也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突然我就醒了,浑身湿透,都是冷汗,这次的梦真的是差点没给我吓出心理疾病来啊。梦里的景象,什么时候想起来都会一身鸡皮疙瘩啊。
第三个亲历:在苏州都城隍当阴差的活人
这一事件发生在民国时期,当时江浙沪地区有一位名人:朱镜宙(1889—1985)。说起这个朱镜宙,不仅自身是当时的社会名流,而且他与两位大名人关系非常密切。他既是佛教界泰斗虚云老和尚的弟子,同时他的妻子章展是国学大师章太炎的三女儿。
1931年,朱镜宙在上海市银行担任经理,闲暇时,有几位朋友常一起打牌聊天。而根据朱镜宙的记载,怪事就发生在其中一位朋友身上,朱镜宙的这位朋友的名字,我们已经无法考证。然而,这位朋友居然有双重身份,白天的时候,他是一名普通的凡人,而一到晚上他居然就成为了苏州都城隍的一名阴差。这里必须提到一点,在阳间,上海是个比苏州大的城市,而在阴间,苏州都城隍主管一省,而上海城隍归苏州都城隍管辖。根据记载,这位朋友每晚梦中都会到苏州都城隍庙当差,职位并不高,主要负责阴间公文的传递。

(图为朱镜宙)
1931年11月,这位朋友闲暇时跟朱镜宙说了这么一件奇怪的事。最近一段时间,上海城隍庙送來一批“生死簿”,呈报苏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按惯例翻开进行了一些查看,然而却有一事却让他大惑不解,这批“生死簿”上出现了很多五六个字的名字,与往常大不相同。当时他讲述这事时,除了朱镜宙之外,还有几个朋友在场,大家都觉得甚为奇怪。
三个月之后,1932年1月28日,日本在上海发动战争,中国军队奋勇抵抗。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來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战役中的死亡名册。
幽冥问答录
说完了几起亲历,再来说一份很特别的问答录。这份问答录来自民国年间的陆军大学教官黎澍,这位黎教官曾经在1900年左右,担任了长达四五年时间的东岳大帝属下阴司判官,到了1910年代,时任陆军大学特别班主任的林黝襄知道了这件事,曾经与黎澍教官进行了关于阴间到底是什么的样的一场问答,而这份问答被记录下来,成为阴间亲历的最著名的体验,名为《幽冥问答录》。

由于篇幅问题,鬼哥只能将《幽冥问答录》进行了节选,以下就是当年的那场关于阴间秘密的问答:
问:先生早年曾经作过阴间的判官,是不是?
答:是的。世间的人听到这些事都很好奇,可是在我看来,都是些平常的事情,没什么好奇怪的。
问: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答:是光绪庚子(一九○○)年间发生的事,当时我十九岁猎蝽。
问:您所担任的是什么职务,属谁管辖,有几个职员?
答:属东岳大帝管辖,可是我一直都没见到东岳大帝,仅仅在判案后将结果上报而已。我当时担任分庭庭长,另有陪审员四人,其他办事的小鬼很多,不计其数。
问:阴曹地府有法律吗?先生没有学习过阴间的法律怎么能判断无误呢?
答:好像没有看到有什么规定、法律张明高,只是根据案情进行判决西安市卫校,自能掌握案件的关键处,根本不需要经过考虑。
问:人的善恶,鬼神怎么能全都清楚,并且完整纪录呢?
答:鬼神能看见人见不到的东西,听见人听不到的声音,人的种种思想行为,鬼神全都能一目了然,毫无遗漏的记录下来。另外鬼神能透过看人头顶上红黄白黑等光,而知道这个人行为思想的善恶。
问:阴间刑罚有多少种类?
答:阴间刑罚种类非常多,比人世间残忍严酷百倍,以现在人看,一定会认为阴间刑罚非常残酷。然而从我所经历的来看,人类宁可在人世间受刑,切不可在阴间受刑。人世间受刑,受刑完了就结束了,阴间则受刑后还要再受刑,譬如在人世间杀害十条人命,受罪只不过死一次,阴间则必须用刑十次,刑满后再判他转生十世,全是被人杀死;至于锯解、碓磨、刀山、油锅等刑罚,全是真有的,造恶的果报,是如此的可怕。
问:阴间最重视的是哪种德行?最恨的是哪种罪业?
答:阴间最重视的德行是,男的忠诚报国,孝顺父母,女的贞洁守节,孝顺父母,这两种人虽有其他罪业,也必能减轻刑平心堂罚。阴间最恨的是邪淫、杀生两种罪业,杀生比邪淫罪恶还要重,如果因为邪淫而杀人害命,则是两罪全犯,罪加一等大老婆小老公。古人说:「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实在不是假话呀。
问:阴间既然没有成文法律,那么罪轻罪重,如何衡量?
答:这要看他犯罪的动机和所产生的结果,衡量情节、依据道理来判定罪刑轻重。现在用盗窃来作比喻,如果盗窃的人是迫于生计,不是将盗窃的钱财乱用;或者被盗窃的是一个富人,盗窃数量不大,对于富人的生计并没有影响,富人对这些钱财也不是很痛惜;又或者所盗窃的是将要花在吃喝嫖赌等不正当地方的钱财,那么盗窃的罪就比较轻。万一富人被盗窃,使奴婢仆人受到责罚,以致奴仆气愤自杀;或是贫穷人买米买药的钱,因为失窃而导致饿死或病死;或被盗之人被迫与窃贼发生打斗,导致杀人害命,那么案情就非常严重,不能以寻常盗窃案来对待了。
问:鬼也有灭亡消失的时候吗?
答:有。我所见过年代最久的鬼,大概远至宋、元朝为止,至于唐代以前的鬼绝对没有见过。可能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早就消失灭绝了;除非成佛,否则不能够万古长存啊!
问:阴间也有白昼黑夜和日月星辰吗?
答:阴间也有白天晚上,和阳世间相同,只不过绝对看不到日月星辰,阴间的情形和四川的大雾和华北的沙尘暴天气差不多,不像阳世这样的明亮。还有每天早上八点以后到中午十一点止,鬼畏惧阳气弥漫灼热,都躲藏到阴暗的地方,午后外出的才逐渐增多。
问:阴间是不是同样有饮食呢蒲提?阳间人们所化的纸钱,阴间能够受用吗?
答:阴间也有饮食的,他们所食用的蔬菜也有很多种。阳间人们所化的纸钱,他们也可以用来购买物品。
问:阴间也有街道商店门市吗?
答:有的,只不过规模非常小,与人世间的小商店差不多。所贩卖的东西大多是饮食杂货之类,但没有像人间那样富丽堂皇的大公司和洋行。
问:鬼是以自己的坟墓作为居住休息的地方吗?
答:是这样的。

问:鬼的数量与人的数量比较,哪边多哪边少?一般人都害怕鬼,鬼怕不怕人呢?
答:阴间鬼的数量要比人的数量多得多,来来往往、靠着墙壁的,到处都是。人在道路中央行走,而鬼大多走在道路两旁;人行走的是明处,鬼大多喜欢走暗处。人害怕鬼,鬼也害怕人。鬼要是见到人来了,也会赶紧避开。如果是一位正人君子,鬼一定是非常的尊敬;鬼所欺负玩弄的,都是那些心术不正、时运衰弱的人。所以,我们从午后到晚上,不要走道路的两边或是阴暗的地方。晚上出门办事,走路要慢一点,或者稍微发出点咳嗽声响,让他们听到后避开,要不然的话,一不小心撞上了鬼,人的身体就会突然像受寒发抖一样。这就是因为阴阳互相碰撞,自己和对方都会感觉到不舒适。
问:鬼的行走与在世的人行走有没有不同呢?
答:鬼的足部模糊不清,就像走在烟雾当中一样,行走起来速度非常快,不像人那样迟缓。
问:众多的鬼魂,长久地沉沦于幽冥世界,为什么不早点求得出离呢?
答:人少鬼多,实在不够分配,并且,鬼魂所要投生的人家,要与自己有宿世因缘,这才能前去投胎,如果这个人生前交际比较广泛,所认识的人众多,这样的人投胎就比较容易了;如果是贫穷的人,老死也不离开家乡,平常与别人又很少交往,这样的人一旦沉沦鬼道,机缘难以聚合,所以就必须长时间等待,遇到有缘的人才能去投生。(完)

相关文章